主页

进入第三次世界大战

  (通讯员 王保平 杨磊)近年来,陕西省汉中市洋县人民检察院认真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律师制度改革的意见》和陕西省相关实施意见,积极转变司法理念,提升服务保障水平,完善内部监督机制,在充分发挥律师执业作用、保障群众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等方面提供了新思路,取得了新发展。

  该院积极转变司法理念,做到“三管齐下”,即:从司法理念、司法行为、司法作风等方面主动查找不足,培养提升全体检察干警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意识和能力;细化服务举措,规范检察人员与律师的交往行为,在检务公开、信访接待、案件公开听证等配套制度中专门设置保障律师依法执业的相关内容;通过召开座谈会、设置意见箱、发放征求意见函、登门走访、开设网络信箱等形式,广泛征求和听取律师的意见建议,积极查找在保障律师执业权利过程中不规范、不到位等问题,坚持边查边改,即知即改。

  该院努力提供高效贴心服务。即:推行“一站式”接待,在检务公开大厅设置专门接待窗口,制作《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申请登记表》,列明阅卷、申请(收集)调取证据材料等事项流程,方便律师申请办理;推行“全方位”联系,严格时限、规范公开案件程序性信息、重要案件信息和法律文书。建立本地律师执业信息库,借助QQ、微信等网络平台建立网上律师预约申请和身份核验机制,快捷实现在线咨询、业务交流、预约阅卷、申请变更强制措施等;推行“三分钟”阅卷,全面落实卷宗电子化要求,推行无纸化阅卷。与市公安局建立刑事工作衔接机制,严格把控电子卷宗质量、提升制作效率。

  该院积极帮助律师全面尽责。即:当好律师意见“倾听者”,设计制作《听取辩护人意见书》和《听取诉讼代理人意见书》,实现听取律师意见的常态化、规范化,并对律师提出的无罪、罪轻等辩护意见与有罪证据同等重视,主动调查核实;当好工作提升“有心人”,不定期以电话形式回访律师,听取律师对检察机关执法个案和整体工作的评价,探索将律师评价意见纳入员额检察官业绩考核范围。不定期与律师事务所、律师代表召开座谈会,听取律师意见和建议,交流业务工作,切实提升检察机关的司法公信力;当好执业障碍“清道夫”,建立律师投诉介入调查机制,通过接访、电话、网络投诉、意见箱等形式对律师关于办案机关及其工作人员阻碍其依法执业的申诉、控告等及时进行受理审查。

  从5月1日开始,广东将全面启动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成为我国唯一实现全省三级法院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的省份。

  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加强人权司法保障,最高人民法院和司法部此前联合出台规定,在全国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广东是8个试点省(市)之一。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司法厅联合制定的《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工作的实施办法(试行)》规定,除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强制辩护外,其他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一审、二审、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理的案件,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法院均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适用简易程序、速裁程序审理的案件,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派驻的值班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帮助。

  据介绍,实施办法尝试实行指定辩护与被告人自愿相结合的新举措。非强制辩护范围的案件,被告人拒绝指定辩护人的,可以不再为其指定;二审案件原则上只给提出上诉的被告人指定辩护人;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理的案件,可以只对决定再审的原审被告人指定辩护人。此举既保障被告人的刑事辩护权利,又充分尊重被告人的意愿,注重辩护的有效性,防止出现由于刑事案件律师辩护面扩展太大而出现提供的辩护不够有效的情况,保证案件审理顺畅高效。

  实施办法明确了没有履行通知辩护职责的法律后果。二审法院发现一审法院未履行通知辩护职责,导致提起上诉的被告人在一审期间未获得律师辩护,被认定为属于剥夺或者限制了当事人的法定诉讼权利而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应当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新审判。法院没有履行通知辩护职责,或者法律援助机构未履行指派律师等职责,导致被告人审判期间未获得律师辩护的,依法追究有关人员责任。

  广东高院刑三庭负责人介绍说,广东省全面铺开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工作,是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重要举措,也是加强人权司法保障的一大进步,对于充分发挥律师在刑事案件中的辩护职能作用,促进司法公正,彰显社会主义法治文明进步具有重大意义。

  据了解,广东各地法院在推进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工作上早有实践。广州、深圳、珠海等地已出台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工作的相关细则、指引,为试点提供制度保障和指引。去年10月,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在一起公诉机关指控的适用普通程序的盗窃、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件中,为14名被告人中12名未自行委托辩护律师的被告人指定了法律援助律师担任辩护工作,是海珠区法院近十年来个案指定辩护律师最多的案件。

  不久前,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的一起航运保险案在上海海事法院开庭审理前,当事双方同意诉前调解。与传统诉前调解不同的是,这次主持调解的是一名律师。

  据悉,在人民调解、司法调解、行政调解等传统调解基础上,律师作为独立第三方居中调解成为全新的调解机制,促进矛盾多元化解决。

  近日,上海“金融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研究中心”揭牌成立,与此同时,一场以“律师参与金融纠纷调解”为主题的法律研讨会也随之展开。据权威信息披露,上海金融法院将于今年8月成立,为此,金融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的深度研究迫在眉睫。

  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统计,近5年,上海法院共审结一审金融纠纷案件47.8万件,同比上升358.3%。研讨会上,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董事长叶国标分享了这组数据。